热门搜索:

不过楚休却是悄无声息的后退了一步周身的气势也是凝聚到了极

时间:2019-01-01 12:39 文章来源:互联网

 眼看着事情有些不对,楚休正想要招呼吕凤仙暂时撤走的时候,那些魔气丝线却是忽然间缠绕在了吕凤仙的身上,将其硬生生拉入那人棺椁当中!
 
    吕温侯放出的这些魔气丝线力道其实都是差不多的,不过其中最为照顾的还是楚休、方七少、赢白鹿、颜非烟、吕凤仙这五人。
 
    这五人中只有吕凤仙和颜非烟的实力最弱,但颜非烟是女子,吕温侯就算是要复活,也是首选现在其他人,而不是颜非烟,所以颜非烟所承受的力道反而是最轻的一个。
 
    但吕凤仙的实力却是要比楚休三人都弱上一截,所以楚休三人没事,吕凤仙却是被拉入到了那棺椁当中。
 
    楚休的面色一变,想要斩开那魔气丝线,但却无用。
 
    楚休转手又换成佛门武功,甚至就连换日大法都使出来了,但却也是依旧无用。
 
    而那边水无相等三人却都是露出一丝喜意来。
 
    之前他们便认为这吕凤仙乃是最适合温候大人的身躯,结果现在一看果然如此,温候大人的选择跟他们一模一样。
 
    吕凤仙的身体被禁锢在那棺椁当中,吕温侯那被青铜所浇铸的身形就紧贴在他的身上,雾蒙蒙的光辉闪动着,朦胧的身形融入吕凤仙的体内,顿时让吕凤仙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嘶吼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吕凤仙会被吕温侯彻底夺舍的时候,吕凤仙的身上却是绽放出了一抹幽光来,那幽光竟然是他胸口的小玉坠所发出来的。
 
    那抹幽光十分的黯淡,不过就是这抹幽光,却一直都不让吕温侯的真灵进入吕凤仙的体内,而吕温侯的真灵想要离开吕凤仙体内,那幽光竟然也在阻拦着他。
 
    就这般不上不下,下方的水无相等人身躯已经开始了变化。
 
    玄九幽和水无相的身躯变得越来越黯淡,黑雾消散,水汽蒸发。
 
    尸九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周身的骨头架子已经出现了裂纹,显然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而且整间宫殿的符文都开始闪烁着,这明显是封印即将彻底被破坏的征兆。
 
    就在这时,甬道里面跑出来了一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骷髅,正是炎赤霄。
 
    封印已经松动,禁锢着炎赤霄的最后一条锁链也是随之断裂。
 
    水无相大吼道:“快来帮吾等!”
 
    炎赤霄也是二话没说,直接进入阵法当中,燃烧着自己的真灵,支撑着吕温侯跟那玉坠中的幽光对抗着。
 
    但玉坠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哪怕是有炎赤霄的加入,也依旧死死禁锢着吕温侯的真灵,到了最后时刻,吕温侯的真灵终于坚持不住,轰然爆碎!
 
    “不!”
 
    水无相等人都是怒吼了一声,声音中透露出无限的不甘和悲愤。
 
    吕温侯的真灵之前被封禁在那青铜人形之内,这东西固然是用来禁锢吕温侯的,但在水无相的操纵之下,他将此地的镇灵锁魂咒改成了蕴灵锁魂咒,使得这阵法反而有了保护真灵的功效。
 
    所以吕温侯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真灵挣脱束缚,但却没有夺舍重生,那就必然会像现在这般粉碎。
 
    他们谋算了这么多,好不容易等到有人进来,虽然过程有些波则,但也还算是顺利,结果谁承想到了最后,他们却是败在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之上!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有些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吕温侯的真灵破碎之后,但却并没有消散,而是依旧被那玉坠所带来的幽光禁锢着,最后竟然融入了吕凤仙的体内。
 
    吕凤仙的捂着脑袋,闭着眼睛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
 
    不过等他再睁开眼睛时,那目光却是骇人的很。
 
    没有人能够形容那种目光,那是一种漠然的感觉,俾睨天下,漠视一切,仿若神祗一般。
 
    但这种目光只是存在一瞬间便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吕凤仙那迷茫的眼神。
 
    吕凤仙的下意识的一招手,那原本还在排斥着吕凤仙的方天画戟无双此时却是主动飞入到了吕凤仙的手中,刹那之间便绽放出了一抹骇人的锋芒来!
 
    水无相等四人对视一眼,眼中均是露出了一丝迷茫之色来。
 
    他们这到底算是成功了还是没成功了?
 
    温候大人的真灵已经破碎了没错,但破碎的真灵却是融入了这小子的体内,而且方天画戟无双却是主动认了吕凤仙为主,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夺舍不成便成了传承吗?
 
    不过眼下水无相等人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些了,他们燃烧真灵,自身也只是剩下一口气在了。
 
    所以水无相等人立刻出手,随便找了在场四名实力很弱的武者扑过去,占据他们的肉身,夺舍重生。
 
    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找实力强的是不现实了,他们也没时间挑剔高矮胖瘦和天赋如何了,先保命要紧。
 
 
------------
 
第五百二十章 董齐坤的算计
 
    PS:感谢书友饕DE餮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镇压吕温侯的封印已经破碎,整个封印之地也是一副即将坍塌的模样。
 
    吕凤仙拿着神兵无双,略带一丝迷茫的向着楚休走来,不过楚休却是悄无声息的后退了一步,周身的气势也是凝聚到了极致。
 
    这也不怪楚休紧张,实际上看到吕凤仙一动,在场的众人也都是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虽然他们是眼睁睁看着吕温侯真灵碎裂的,不过到了吕温侯这个级别,实在是有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会发生了,天知道吕凤仙到底会不会被夺舍。
 
    吕凤仙此时也反应了过来,他苦笑了一声道:“楚兄,我真没事,吕温侯的真灵已经彻底碎裂了。”
 
    楚休悄无声息的用天子望气术看了一遍,没有发现异常后,他这才道:“你得到吕温侯的传承了?”
 
    吕凤仙点了点头道:“倒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我估计吕温侯自己是不怎么想把传承给我的。
 
    而且我还得到一些模糊的记忆,不过这些记忆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甚至包括方七少和
    真正出彩的是斩杀了武道宗师的楚休,还有展露出了无双修为的赢白鹿。
 
    结果这两位都没捞到传承,所有东西却都被吕凤仙给拿到手了,不得不说,有时候气运这东西当真是要比实力都重要的。
 
    楚休疑惑的指了指吕凤仙胸口处的玉坠道:“这是何物?”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若是没有这玉坠,估计这一次吕凤仙肯定会被吕温侯夺舍的,正是因为这有这玉坠,吕凤仙这才扭转乾坤。
 
    吕凤仙掏出那玉坠,不过此时那玉坠上却是已经有了一丝裂痕。
 
    摸着那玉坠上的裂痕,吕凤仙表情有一些心疼:“这是我小的时候,我娘给我从山上寺庙里求来的玉坠,有高僧开光过的。
 
    我小的时候有些体弱多病,我娘便让我时刻都带着这玉坠,说可以保我一生平安。”
 
    楚休略微有些无语,吕凤仙可是天生神力,哪怕他没有修炼过炼体功法,其力量却是并不逊于修炼了炼体功法的武者,结果他小的时候竟然是体弱多病?
 
    不过楚休更为惊奇的竟然是这玉坠的来历,他奇怪道:“吕兄,当初给你这玉坠的高僧是哪一位?你该不会真以为寻常的东西便能够抵挡吕温侯的真灵吧?”
 
    吕凤仙是有气运加身之人,楚休很确定,所以他也奇怪当初给吕凤仙玉坠的那位,应该是什么隐世的高僧,起码也是昙渊大师那个级别的。
 
    不过吕凤仙却是摇头苦笑道:“那位‘高僧’在寻常人眼中是高僧,但实际上他却并不会武功。
 
    上次我回北燕探亲时还想去见一见那位大师呢,结果那座庙宇却是已经荒废了。
 
    我问了周围的乡亲,他们说那位大师年事已高,收的小沙弥也都嫌弃庙里香客少,太穷,投奔大寺庙去了,那位大师撑了不久便撑不住,已经病逝好几年了。”
 
    楚休默然无语,人都已经没了,估计也查不到什么东西了。
 
    不过很显然,这玉坠是一个宝物,能保吕凤仙一生平安不敢说,但保他一时平安还是不成问题的,就好像现在这般。
 
    看一眼周围那摇摇欲坠的大殿,楚休摇摇头道:“吕兄,走吧,这里已经快要塌陷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